“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薄情相

/涉英

是个薄情的家伙?

日日树涉放下课本,摩挲着纸页想了想。

从不脸红、从不羞怯……甚至从不动心。学生会会长天祥院英智,最令人熟知的也只是令人浑身发冷的微笑而已。

他对日日树涉也从来都是笑容,眯着眼睛看不清神采的,却好看地令人嫉妒的。

是啊。嫉妒。

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天祥院是向光而生的,淡金色的柔软头发安静地垂在耳边,眼眶里镶嵌的绿松石比什么都耀眼。略显苍白的薄唇温温润润,时常吐出温情又锋利的话语。

也许是长得好看的人都让人觉得有些薄情,或许畏惧或许冷淡。天祥院英智的温柔模样确实看上去会让很多人喜欢他,但的确很多人又真真切切地厌恶着他,还有一部分人觉得他根本并不会喜欢自己。

是这样吗?

“英智不会脸红?”嬉笑着按上对方的胸口,日日树踩着鲜红的玫瑰问道:“哦呀……是有碍于皇帝的尊严还是英智真的不懂呢?”

“涉啊,这样子敬人又会说你了。”英智放下文件,抬眼地看他的涉。午后的学生会室留给天祥院一个人休息,门并没有上锁,他的皇帝不动声色地留给魔术师至高的自由与特权。

因此面对刁钻的问话,皇帝依旧微笑着回答:“如果是别人我可不知道,但是涉是特别的。或许涉可以试试?”

英智放下了钢笔推开了桌子上的文件,摇摇头说:“不过是肾上腺素的作用罢了,能表达出什么真的感情吗?不过对于我,还没有人能做到呢。 ”

“所以呢,今天的惊喜是——让我脸红?”

天祥院放松地猜测着,这个猜测显然非常荒诞以至于无法实现。日日树涉看着他想了一会儿,紫罗兰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猜对了哦。”

他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于是笑出了声:“那我还真是期——”

“我可以吻你吗?”

噗通。他有着美丽容貌的涉,在他的面前突然向他提出了无理以至于逾越的请求。

日日树涉一步步走到他的身侧,蹲下来把手伸出去抚摸英智的脸颊,对方的眼睛里盛满了他的样子。

噗通。

“可以喜欢你吗?”

天祥院愣愣地看着他,眼神里没有太多的思考。日日树垂下眼皮松口气,安静地侧过脸去吻他。苍白的嘴唇碰上去也没什么太多的温度,于是他缓慢而温柔地舔了舔,满足之后又完全地贴了上去。

英智的心脏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跳动着,噗通噗通的声音轰鸣一样填满了他的耳朵。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感情被亲吻打破了沉寂,他已经完全不能维持原来的心情了。身处高位的皇帝不懂什么情趣,自然也不会什么脸红。他对感情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却又异常渴望。所以涉带领他进入状态之后就毫无意外地得到了英智的回吻,那是青涩的生疏的,却远比他来得热烈的。

日日树把手指移到英智的耳骨后摩挲,对方的手无意识地撑在他的胸口,纤细而有力,是想让人很想细细吻过去的一双手。于是他就那么做了,日日树松开了对方的嘴唇,没有理会对面那双被他弄得冒起水雾的翠色眼睛和那张有些茫然的脸,而是缓缓地举起英智的手将唇瓣虔诚地贴到上面去。与以往吻手礼不同,那一点温度从指尖开始,经过指腹,一点一点缓慢地舐过肌肤。

英智忍不住缩了缩手,身体微微颤抖着,耳根已经开始变红:“不能给涉……脏。”

“不脏。”

涉埋头回答了一句,闭上眼睛继续着动作。天祥院小小地呜咽了一声之后乖乖妥协,显然是对日日树的行为非常地敏感。

亲吻的时间漫长而甜蜜,光线从玻璃窗洒下来,衬得两个人的轮廓都温和了起来,这真是一个难得的午后。日日树抬起头结束了亲吻,将眼前那副不知所措的纤细面容收在眼里,他想啊,英智一点也不薄情啊,薄情的人怎么可能被亲了就脸红得这么厉害呢?他试着轻轻地喊英智,可是对方似乎完全听不到啊。

啊。涉成功了呢。英智迷迷糊糊地想着,他不明白自己的脸颊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烫,明明想多看看他的涉,眼睛却一点也转不过去了。他的涉问他可不可以喜欢他,他想说当然可以啊,因为这个请求他等得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从白日梦开始,变为现实。

太长时间没有得到英智的回应,于是日日树只好去找他的眼睛,英智眼角湿润,又仿佛为了掩饰般地如往常一样笑着,眼睛却倏忽地里流露出抱着膝盖的时候的胆怯与掩藏不住的欣喜。

他于是笑起来,将英智的鬓发别到耳后,嘴里一字一句地念着。

“我想我是喜欢英智的。”

“我知道他对我也是一样。”

评论 ( 1 )
热度 ( 83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