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In the Eyes of Others

/涉英

穿过东京的十字路口的时候下了一场春寒料峭的细雨,日日树涉没撑伞,头顶落了一层薄薄的水珠。他慢慢地想,果然今天还是太冷了。

他抬头看广告板的时候果不其然又不知道多少次地看到了那张脸,熟悉的陌生的,亲近的疏远的,眼里含着死去一般的光彩流转,像是邀请又像是拒绝。广告板的最下端注明着天祥院家的标志和英智的名字,不得不说效果很好。名声鹊起影响力卓越,生就一副好皮相的英智,被自家拿来便宜地拍广告当然也就变成了情有可原。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看过英智这种表情,只是太少又在太久的以前。假使像日日树这样看来这张照片十成十会被摄影师腰斩,因为作为广告英智表露出来的感情实在是太不对劲了。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懂得他,而且美是外露的,他只要做到能够捕捉住他人的眼球就够了。

今天太冷了。涉呼着热气第二次这么想着。东京、威尼斯……随便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毕业旅行他们几乎把整个欧洲都走遍了,西方比现在的东京还要冷。但是那时英智会挽着他的臂弯靠在他身边取暖,埋在围巾里的脸蛋红扑扑的,漂亮的眼睛眯起来朝他温柔地笑,是与在那种拙劣的广告上截然不同的神情。英智叫他涉、我的涉,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能这样叫他?想到这里他鼻子一酸,难过得想流眼泪。那怎么能不叫人难过呢?即使他的生命那么短暂你也想跟他一辈子在一起,可是一辈子那么长他能活下来的时间又那么短,你只能跟他商量能不能留到下一次。英智听了说哎呀,下辈子涉还想跟我在一起吗。

可是涉呀,我们可能连剩下的时间都没办法一起走完了呢。

三百五十五天,再过一天就是一年。

日日树涉和他一起做过饭,陪他一起买过衣服,带他坐在最普通的电影院一起看过最白烂的爱情片,那场电影看到最后英智突然安静地笑了,接着转过头来把他的脸转向自己开始深深地吻他。

他问他为什么,英智说你没看到吗,他们在一起了之后都是要接吻的啊,还有要说……啊……我爱你?

日日树噗嗤一声,他说好吧,虽然这太让人惊喜了。

我爱你。

然而现在他只能一个人默不作声地看默不作声的电影,他也不再看爱情片了,再也没有谁会那样旁若无人地吻他了。他想英智知道自己所要拥有的,知道自己所要放弃的,他也知道,自己爱着谁。他们曾经相爱、牵手、上床,最后又比什么都平淡地分开。明明约定了什么,又偏偏被敷衍成了玩笑话。

分开之后的恋人通常都想要问对方能够爱上别人了吗,他想知道却不想这么问,就像现在他在东京的街头心里明明很想那个人,却没有勇气拨出他的号码对他说——

我还不能够。

我还不能够啊。

因为我还爱着你啊。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