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令人回味的只是红茶吗?

英智端起茶杯想了想,色泽比玫瑰色深上一些的茶水怀抱着他落下的影子。白鸽与鲜花、惊喜与温柔、莎乐美与茱丽叶——英智朝前方望去,他爱着的那个人也用紫罗兰色的眼睛看他。但是等英智再一次眨眼之后,他的魔术师似乎又轻巧地自顾自地飞走了。

他走了。

英智停止了想象,杯子被拿起,轻飘飘地又沉甸甸地停留在空中。他想他的涉确实是走了,毕业的时候他可以给日日树更好的舞台,送他上更远的旅程,但是他没有。他也只是在毕业的时候拥抱了涉祝福他一切都好,甚至连他的涉要去哪里都没有问过一句,平静又普通。

喔。如果他能这么平静那就不是他了,不不不——当然不了——他怎么会甘心这样做呢。

英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其实除此之外还有湿漉漉的吻。那个拥抱里的很多细节都被他忽略了,譬如日日树揽住他腰间的手,或者是贴近他脸颊的温度,笨拙而又猛烈地触动着他心里的情思。他没有说什么一切都好,或者他说了,但是可能重点并不在这一句上面。英智摇摇脑袋,是的、是的——他问了日日树涉一句话,它是如此鲜明,以至于让他羞怯到无法忘怀:你愿意继续和我在一起吗?

他的爱人听到之后惊讶又惊喜地看他,那副样子比什么都要美,光影踌躇色调温柔,眉目间的神情是他朗诵和摩挲过无数遍的赞美诗。接着涉低头挽起他的手回答他,当然。

所以,他的涉并没有走呀。那天的空气是那样香甜,这真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一天。

茶杯里的茶水少了一半,英智舔了舔湿润的嘴唇,知更鸟在他空空的脑壳里脆声鸣叫着。把笑容卸下之后他愣愣地回想,如果他们是在一起的,为什么这个时候他的涉不在他身边呢?

为什么?为什么?

涉说了当然之后还说了什么?

日日树涉问他,如果这样做了是否会让他为难,假使就算是英智都毫无顾虑的话,他没问题。

而他自己呢?

英智觉得自己有些恍惚,泛起的一点玫瑰色变成象牙白,他并非不明白事理,也会懂得日日树涉为他的思量。于是沉默之后英智犹犹豫豫地点头说,有一点吧。

他走了。

所以才有了他自己无数次无止尽的妄想——要是只有那句当然就好了吧?亲吻和温情都是真的,心脏是不会骗人的。

但是在家业和前程,名声与继承之下,日日树涉给了他光和生命,给了他明艳的爱情,却不可能是永远。茶杯碰撞在托盘上的声音是这样清脆,涉的吻和红茶的香醇糅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味道、一种颜色,扰了他安宁沉睡的梦,使他久久不能入睡,沉浸在自己亲手造就的幻想乡中。

令人回味的只是红茶吗?


*mall的时候写的。愈是看到英智毕业的样子愈是对涉英感到一种最终都会再见的沉郁……mall里看到他突然就那么提起说涉泡的红茶很好喝都感觉有点崩溃了……于是擅自这样发散了。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