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吉尔伽美什想这样问他,就说恩奇都啊,你觉得幼发拉底河的夜晚怎么样?他想这个绿头发的小泥巴一定和他自己一样,在昏昏沉沉燥热而安详的夜里睁开眼睛,融化的夜色像液体一样流进他们的脑壳里。而在那么多这样的夜里吉尔伽美什特别喜欢顺理成章地吻他,他俯下身子的时候掠过平原的凉风一并从布料的缝隙里灌进来,冷得像冰块、像轰轰烈烈之后的孤独。
不过寒冷对于他来说其实是过份不要紧的东西。恩奇都是泥巴做的,泥土是温暖的。吉尔伽美什深谙此道,恩奇都的嘴巴实在是又热又甜。他亲完他的小泥巴之后对方还笑眯眯的翻过来骑在他身上,慢慢捧着他的脸又亲回去。这个时候他金绿色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湿润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像个真正的、蠢笨又可爱的恋人了。想到这里吉尔伽美什忍不住笑起来,他想恩奇都真的好笨啊。
他真的好笨。
这个世上或许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吉尔伽美什去喜欢上很多不同的人,却到底只能有一个恩奇都。就像乌鲁克的夜晚有成百上千个,他绿头发的小泥巴陪伴他的也占不到几个数字,只是只有他一个人的那些日子显得更为漫长罢了。他们之间的亲吻看上去只是漫长的极夜中的一点调剂而不被冠以任何感情的代名词,但他想他自己还记得和曾深深想念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幼发拉底河的夜晚怎么样?他把这个问题在自己心里问了一次又一次。他想那的确很好,他很喜欢,喜欢河流的气味,喜欢昏黑的夜晚,当然更喜欢只属于他的泥土温暖的怀抱。

评论 ( 2 )
热度 ( 62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