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青色维苏威

/闪恩

情愫静静地翻滚着等待蒸腾。
然而没有人意识到这样或者那样的改变,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此时都一同睡在沉静的夜里。只是吉尔伽美什抱着他的时候总觉得恩奇都就好比一座有着绿色山顶并且源源不断冒着热气的,生命力旺盛却最后不得不归于衰落的静谧火山。恩奇都自个儿睡梦里倒是喜欢嘟嘟囔囔的,发出像是水蒸汽喷涌而出的气声。有时他甚至会翻弄出一些无意识的惊动,一巴掌打在吉尔伽美什的胸膛或者手臂上,引起对方心里的巨大地震,却始终没能震醒这个还在休眠的萝卜盆栽,反倒催生出几句绵长而轻柔的闷哼。
恩奇都啊。他拍拍他绿头发朋友的脑袋,恩奇都身体的温度和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的都不一样。或者说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一分一毫的不同,只是吉尔伽美什觉得恩奇都的身体过份炽热罢了。这不大正常,他知道这不大正常。但他到底还是没发觉这么浩浩荡荡软红十丈地到头来只有他一个人彻头彻尾地被埋在了这样黏稠的岩浆里,他很迟钝,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而他同样对所有事情都后知后觉的绿头发朋友在被他拍了脑袋之后总算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恩奇都下意识地往他怀里钻了钻,然而他疲倦的眼皮却不受控制地重新耷拉下来。恩奇都闭着眼睛拖长了声音这样叫他:“吉尔——”他习惯地摸摸吉尔伽美什的脸颊又揉揉自己的眼睛,睁开一条缝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向早就醒了的友人发问:“什么时候了?”
他就像一只刚刚从鸟窝里探出头的青色小鸟,吉尔伽美什一边颇有兴致地看着他一边慢条斯理地回答:“反正该起了。”他动了动酸痛的手臂,脸上却笑得特别开怀。恩奇都原本也没准备等他的答案,他自己一个人爬起来慢吞吞穿衣服,穿到一半还要拍着枕头叫吉尔伽美什快起床。等他穿好了挪到床边准备下床,又忍不住回过头来轻轻碰了碰吉尔伽美什的嘴唇以示早安。恩奇都原本只是这样想的,意料之外的只是吉尔伽美在他俯下身来的时候顺势拉住了他。他当然也没想要动,于是这便成了一个再漫长不过的吻。
此时这座维苏威终于彻头彻尾地苏醒过来,他青色的岩浆滚烫而热烈地流淌着,铺就在吉尔伽美什的手臂和心头上。虽然雾气升起,热度蔓延,最后却又无声无息地冷却凝固成一小块陆地,一片吉尔伽美什得已喘息与安宁的原野。
世界上再无比这更美的演变了。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