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Precious Heart(1)

珍贵心意
*哨向闪恩
01
平静的水流声和风声温柔地潜进他的精神图景。河流的味道安抚着吉尔伽美什的感知过载的感官,呼吸的声音和气体流动的声响融在一起。在白噪音的环境中他像被猫揉过一样的毛线团的思维触手慢慢舒展开来,却也无可避免地捕捉到了一个来自于边角的细微的波动。
西杜丽敲门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正躺在躺椅上睡午觉,他的枕头和被子都很舒服,最柔软不过的棉布让他轻而易举地就能陷入深眠。但事实上吉尔伽美什早在西杜丽伸出手敲门之前就醒了,他是极其敏锐顶尖的哨兵,不用什么思考就能意识到这股波动并不只是西杜丽一个人造成的。倒是以他的精神力居然探测不出另外一个人的底细,大概是个普通人?吉尔伽美什睁开了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气,心里多少有点疑问。
“打扰了。首席。”
说完这句话西杜丽就站在门外静静地等着,等了一会吉尔伽美什还没有回应,于是她侧过头和另外的那个小杂种低声说我们首席刚下了任务,可能还在睡觉,要不我们待会再来?这时吉尔伽美什虽然很想又凶又狠地隔着门板训话,想了想毕竟有别的人在场,最后还是语气不善却无比平静地叫了西杜丽的名字。他把枕头和被子扔到一边的储物格,却没什么意愿把躺椅调成原来的位置,这太麻烦了,于是他索性站起来翻看任务报告。另一边的西杜丽得到允许之后会意地扭动门把,打开房门向吉尔伽美什微微点头示意之后让身后的人一同踏进房间。
西杜丽知道他没有抬头,她也没有见过有任何人能让这位高傲的哨兵主动赏眼,于是习以为常地为来客做介绍:“很抱歉打断您的休息,请您原谅。”西杜丽微微低下了头,退后了一步好让来客站得离吉尔伽美什近一些:“以后将和您搭档的新向导是这位——”
“向导?”吉尔伽美什嗤笑着审视从进门开始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的,他那位将来的向导搭档。他好整以暇地眯了眯眼睛,在他眼里其实很难将这位向导描述成男性。光滑得就像丝绸一样的绿色长发整齐地束成马尾垂在背后,如果这时他跟恩奇都对视的话就会发现恩奇都的眼睛也是金绿色的。崭新的制服在他身上显然是非常合身,勾勒出匀称的身材和平坦的胸部,这真是一个少见又奇怪的男性向导。
恩奇都大大方方地由着他盯着看,他跟着对方的目光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眼睛,良久之后出声问道:“您好?”他伸出手想做一个礼节性的握手,这个简单的动作吉尔伽美什倒是回应了他,恩奇都的手掌温暖得近乎炽热。
“我没有见过你。”吉尔伽美什到底还是摆出了一个不太令人舒服的语气和姿态:“评级?能力?相合度?履历?你的背景是一张白纸。”
恩奇都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得特别自然。吉尔伽美什弄不懂他为什么笑,他不觉得自己吐露了什么黑色幽默。“啊,那是肯定的。因为我没有在塔登记过。”恩奇都说的心平气和波澜不惊:“至于后面的问题,等我们真正成为了搭档之后您自然会知道的。”
“你开玩笑吧?”那一刻吉尔伽美什的精神力暴起到极致,五感随之提升了一个水准:“听好了。我不想了解你的背景,你也不会成为我的搭档。我根本就不需要向导,我自己有这个能力。”
“没有哨兵会不需要向导。就算没有向导,他们也总是需要别的替代品。像向导素或者是白噪音。”最后的词语恩奇都说的极为轻巧,他思考了一会还补上了一句:“您的精神一定非常紧张。”这个绿头发的向导说的话倒是不留情面,吉尔伽美什攥了攥拳,沉默了一会之后命令道:“西杜丽。把白噪音关掉。”
“首席。刚才我们握手的时候白噪音早就关掉了。”恩奇都绿色的眼睛望着他,纵使在他的眼光里那对眼睛也确实是非常好看的,里面跳跃着金色的光芒,令人想起墨绿而璀璨的宝石。这位年轻的向导紧接着又仿佛漫不经心地提醒到:“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您现在确实已经和我的精神连接在一起了。”
西杜丽微微变了脸色。吉尔伽美什的精神屏障坚硬得就像磐石,即使是脆弱简单的精神结合没有他本人的意愿也无法成功做到。
“您听到水流声了吗?是不是还能够闻到泥土的味道?那不是白噪音的效果,而是因为您感知到了我的精神图景。”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