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Precious Heart (2)

珍贵心意
*哨向闪恩
01 02
天知道恩奇都是怎样做到能够完完整整地踏出吉尔伽美什的办公室,或许是因为塔内不许私斗,不然这位勇敢地冲撞首席的绿头发新生向导很有可能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成为被吉尔伽美什甩掉的又一个可怜虫。
恩奇都是什么人?吉尔伽美什在走向训练场的通道上摇了摇头,恩奇都的精神结合和其他人的很不一样,他的精神力看起来并不非常强大,却异常广阔深远。直至此时,哨兵平静而蓄势待发的思维触手仍能感觉到另一位与他曾经短暂结合过的向导的存在。令人吃惊的是恩奇都的精神图景与哨兵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障碍,变化发生了,悄无声息地发生了,一切都随他主导,他在裹挟着泥土与水流的风中看见恩奇都神情淡然的面容。这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事实上吉尔伽美什的精神屏障非常坚固,他会长时间呆在白噪音的环境里只是因为身为首席哨兵他的思维触手太过灵敏,在完成高强度的最高级任务之后无法仅仅靠自己的精神屏障舒缓感官。想到这里他翻了个白眼,上一次的任务虽然是最高级的紧急事件,却也没有只指派他一位哨兵完成。只是奥兹曼迪亚斯的身边有他美丽又可爱的结合向导妮菲塔丽,他没有。
他没有啊。在吉尔伽美什的想象里向导总是那种温柔而恬静的女性,是和哨兵完全不一样的,仿佛原野之花的人。他的向导应该有平直的长发和娇好的脸庞,身材一定也要很不错。这个人会在出任务的时候握住他的手,会完全接纳他的一切,甚至会成为他一生的伴侣。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要由他自己去决定。
算了吧。首席哨兵结束完自己的想象之后莫名其妙地笑了,虽然塔里的人为了他这个古怪的哨兵一直急得跳脚,但他觉得大抵自己到退役也不会有哪个向导能入他的眼。他慢悠悠地按着指纹解锁了自己的训练室,于是同样古怪的绿头发向导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眼里。
“首席早上好呀。”恩奇都叼着面包袋坐在休息的椅子上面正准备吃早餐,旁边还放着一袋脱脂的牛奶。他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吉尔伽美什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滑稽的表情。
“你这杂种难道不知道不能在训练室里吃你那该死的早餐吗!?”他抓起恩奇都的领子晃了晃,对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而且、你是怎么进来的?”
“首席,我们现在是搭档了。”恩奇都把嘴里叼的袋子拿了下来:“虽然只是磨合期,但您的训练室我们共享,上面好像还是挺担心您的向导问题的。”这个向导睁着眼睛歪着头认真地问他:“您很累吗?要不要我的帮忙?”
“休想!别拿你的手碰我!”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别这么大声。”恩奇都一边撕开袋子一边从他的手里把领子扯出来抚平:“等我一会哦,很快的。倒是您下任务的第一天就来训练没关系吗?”
哨兵对着他狠狠地嘁了一声:“别用一般的标准评判我啊?”他不理恩奇都了,他觉得他再对着这个令人更加暴躁的向导他脑子里的思维触手说不定会马上断掉。吉尔伽美什只是看着恩奇都吃面包就简直想把他的头拧下来,看来塔里为了他这个首席确实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私底下不知道给了这个向导多少特权。吉尔伽美什索性走到训练室的边上填训练数据,自己摁了几下之后转头想开口问恩奇都,恩奇都这个时候在咬吸管喝牛奶了。
“真是烦死了——杂种你要多少训练量?”
话说出口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今天脾气真好耐性真足,他就该给这个绿头发的小怪物最高的训练量,但吉尔伽美什想自己到底还不是那么坏的人。
恩奇都咽了口牛奶回答:“和您一样就行了。”他说话的姿态随意得仿佛不放在心上,令哨兵忍不住出声询问:“向导的体能不是一般都不太好的吗?吉尔伽美什扬了扬眉:“致死我不负责。”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种说法。”恩奇都把吸管吐出来向他眨了眨眼睛:“放心。不会死的。”
首席哨兵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之后把头转回去给他填数据,恩奇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等会别叫首席了。”哨兵的声音重新响起:“出任务的时候分不清是谁的。”
恩奇都在他背后眯起眼睛笑了笑:“好啊。吉尔。”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