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Blacken

/露中辅米英

醒着吗。

阿尔略带犹豫地伸出手去碰床上人的眼睛,对方估计已经睡过去了。外面天那么亮,这该累成什么样子啊。

可你凭什么丢下我。

“王耀来过了?”

“来过了。他说让你看看,不过八成要失明。”伊万靠在门边,“差不多就快回去吧。亚瑟这儿有护士,一个手术医生脱岗挺严重的。”

“别怪他。你做主治医师会难受。”斯拉夫人望了一眼阿尔弗雷德,没再说话。

“我知道了。”

可不能看着你,让我没有了爱你的方式。

伊万出了病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手术安排上满是计划。其他人都赶手术去了,房间里冷气也没关。他想狠狠批判一下见鬼的资本主义,究竟没心情。自己再等个十来分钟还要赶亚瑟的会诊,王耀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他看着正推门的阿尔,眨眨眼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失魂落魄的美国人。

“回来咯?准备会诊吧。王耀呆会就过来。”伊万将资料收进夹子里,“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就算亚瑟真看不见你也不会…呃小耀。”

赶完手术的王耀正直直地望着自己大舌头的恋人,静静地盯了几秒之后终于开了口。

“阿尔,你先过去会议室综合意见。我们等会再过来。”

“…哦好。”

 等阿尔出去之后伊万就不怎么好受了。平时温温柔柔的耀现在就怕瞪不死他。

“你带他看亚瑟去啦?如果没猜错你告诉他亚瑟快失明了吧?”

“我…”

王耀深吸一口气,“你…真是把阿尔害惨了…”

如果伤心可以不看,如果痛苦可以不听。你为了什么要说这些。

“…我巴不得自己瞎一次让你感受一下这是什么感觉。”

“别啊。”毛熊开始有点委屈了。

东方人眯起眼睛。“老实说亚瑟也算心疼阿尔,主动提出换主治医师。”他顿了顿,“…真是个笨蛋。”

“要是以后不知道哪一天,我们之间有一个人像亚瑟那样,真不敢想象。”

王耀说完这段话之后开始安静,再也不肯再看伊万。

经过走廊的阿尔忍不住又一次地走进恋人的病房,看着亚瑟的眼睛,最终硬生生掉了眼泪。

你还不明白我有多害怕吗。

病床上的那个人脸色苍白,他永远都不可能看见什么了,所以你怎么能忍住不痛哭一场呢?

伊万沉默地看着眼前的王耀,慢慢搭上他的肩。

“抱歉,小耀。”

他轻轻俯下身去将王耀亲吻,对方挣扎了一下但很快服从,动作就跟阿尔现在作出的一模一样。那一刻亚瑟也醒了,他笨拙地扣住阿尔的后脑勺,给予对方轻柔的回吻。

你看啊,现在你的样子在我的心里,可是一清二楚了呢。

所以,请向我看过来吧。


 @简璘  亲爱的你的点文!!!太渣抱歉!!!


评论 ( 2 )
热度 ( 2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