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This Evening

/露中傻白甜

“我饿了。”

俄罗斯人盯着这条短信笑起来,他知道王耀如果不是有事,很少会在半夜三点叫他——何况这是个谎言。他想。我做饭可没有你好,难不成我要去订那该死的外卖?

伊万认真站在冰箱前,沉默了一会然后合上柜门,掏出手机:“我们出去成不?”

“去你那啊?”那头的王耀半是嫌弃半是玩味地笑。

我可不敢。伊万耸耸肩。“不出去的话我过来好了,到了再看。”

“免了,”东方人呼了口气,“我给你准备。你过来直接进厨房呗。”

“…你存心呢。”

“还就是。”

而一小时后的伊万站在王耀房门外回想起这事情的起因只觉得自己好笑,你说人这一生心甘情愿做的事能有多少,与其拥有不如用来付出。

所以,无所谓噢。

但王耀也是个有人情味的主啊,开门第一句望得对方毛了才憋出来,眼角微微泛起短暂睡眠后的潮红。

他问,你怎么来的?

伊万扯扯嘴角,我说是走来的你信吗?

没想到一说完王耀倒不好意思起来了,别开脸闷闷地说你去吧,该有的都有。按道理他一开始想的是公交,但同时他忽略了这是半夜。

“只有你一个人?弗朗和亚瑟呢?”伊万打开走廊的灯,整个空间变得稍微明亮起来。

“对啦,他们都回家去了。可我的家就在这儿,我还能去哪呢?”王耀好整以暇地靠在门边,“不过你和我一样,很公平,所以就让你来陪我咯。”

“…说得也是。”伊万草草刷了锅,水溅得到处都是。“可我们过几年也各奔前途了,你我总要有一个人先走。”

王耀嗤笑了一声。

“行吧。你该滚哪滚哪去。”他看着伊万费劲地切开一个番茄,把夺刀的冲动压了下去。

青年笨拙地捞起切碎了的果肉,皱眉:“生气了?”

“我没有!”王耀一把抢过伊万的刀,案板上的颜色让他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不是。

“随便你怎么说。”王耀把背对着北极熊,等着水开。

但他的确不幸被说中了,他是个害怕孤独的人,他得承认。

伊万盯着在水中变软的面条,难受却总归还是难受的。王耀心里打什么小九九十分他能猜到八分:“…你怎么会相信我真的会走呢。”他没看王耀那双变得更红的眼睛,舌头打了几个转:“我…一定会陪伴你。”

他死也告不了白,但现场气氛已经变得有些微妙,王耀反应过来之后急急忙忙关了火,差点糊成死扛。

“糟糕…唔…”

伊万轻轻啄了一下心上人的脸颊,端着碗春花荡漾地走出了厨房。

结果吃的时候王耀真半天没说话,他放下筷子想了想,好不容易对上伊万的目光。

“那什么…回去的时候别自己走了。我陪你等公交。”

“哦?”

“啊啊啊!!反正我没关系!我也…”

他难为情地吻在伊万的唇角。

评论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