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The Hug From You

/露中

王耀要想过上一种节奏慢下来的生活,显然是不太容易的。最合他心意的二三线城市离他的日常工作太远,所以只好中和一下,在附近找个算得上舒心的地方就足够了。

比如像这样?午夜十二点,一条小资的酒吧街,还有也没什么事干的布拉金斯基。

噢,最后那位似乎有点奇怪。

不过难得有这么一晚领事馆的签证工作都基本结束了,明天又是个休息日,这么空闲不出门去玩玩王耀一定会被办公室里的几个疯子给累死的。正好伊万也借着某些不可告人的手段推掉了周末的安排,对他倒是什么借口也没找,天知道他又在肚子里滚什么坏水。

“一个领事馆里在人流量最多的周末损失掉一个领事,你觉得没必要?”王耀望着脚下的砖头,盘算着还要走多远才是他选定的那家。

走在他前面的青年转过身来,牵住恋人的手。“没什么大不了,”伊万耸耸肩,“我跟你学的。”

“我们不一样!布拉金斯基先生。”王耀的脸展现出愉快的神情,眼睛在黑暗中变得亮起来。

“有什么不一样?你是指——”

他趁着短暂的黑暗轻快地在王耀的耳根亲了一下,舌头甚至忍不住舔过耳垂。

王耀僵着身体抹了把耳边的口水:“…你能不能不要把每件事都做得这么色情。”

“可你不觉得你在签证的时候更诱人吗。”

“你想让我泼你一身酒嘛?”王耀抬头望了眼,“这边。”

他选了一家法国人的酒吧,它甚至有那么一点不符合酒吧的浪漫气息。驻台的是老板的女朋友贞妮特,她的手里抱着一把吉他。

“今天还好?”王耀坐在靠近弗朗西斯的吧台边,暗金色的眼睛看起来漂亮极了。

法国人笑笑,“还好。爱琴海和伏特加?你们这对真是醉到一块去了。”他转到调酒台边,看起来心情不错。

王耀扯扯嘴角:“…你看,在别人眼里我跟你都快捆在一起了。”

“你不喜欢我?”伊万挑眉。

“得。你少来。”他接过酒杯,“这话你问过多少次啊?”

伊万想了想,压低声音说:“可你每次都是在床上回答我的啊,我怎么知道真的假的。”

王耀简直想踹死他,究竟顾及颜面,重重喝了口酒。

“我真不知道你最脆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从没在我面前哭过,就算哭了你也不会来找我。”伊万换了俄语,卷舌音浮上一丝怨妇般的感情,“我真想念那样的你。”

王耀拿着吸管搅着浑浊的液体,侧脸的轮廓具有着某种迷人的特质。

“你怀疑我的忠诚?如果这两年来这样都不算爱你,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他像哭一样地笑了,“现在要想流眼泪是没可能了,不过我问你,你愿意现在拥抱我吗?”

“有些时候…我很抱歉。”

伊万扣住他的后背,毛茸茸的头伏在王耀的肩上。

“你没必要这样,亲爱的。你根本不需要为我改变。”

我只是偶尔想抱抱这样的你呀。

斯拉夫人用脸颊感受到了身边人因为酒精泛起的温度,在他怀中的王耀一时竟有了索求的意味。

“这不公平,万尼亚。”

小猫开了喉咙。

“你可没喝。”

布拉金斯基一听这话笑得一脸春心荡漾,凑近王耀鼻尖。

“既然我都抱了小耀这么久了,这次就不如由你来喂我?”

评论
热度 ( 1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