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关于苹果、爱情以及无尽的妄想

/露中

事实证明,一头熊做起家务来也是挺贤惠的。总之伊万和王耀猜拳,手气不太好的狗熊输了,然后被罚做一星期的家务。

他觉得这活跟晚上那档子事累的程度有得一拼,以致于结束完任务后铁了心也不肯放开自家那位。王耀倒没吱声,削了苹果整个往伊万嘴里塞,以示安慰。

“我真不明白你是在搞笑啊还是为我好。”王耀幽幽一望,“虽然本身这件事对我没有什么坏处,但就整个运输过程来看我真怀疑你多此一举。”

伊万也没什么反应,头靠在王耀肩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苹果:“你问这个啊…?”

“我乐意。”

王耀冷笑几声,闭目养神:“只怕欧洲的家伙到哪都瞪你,不过你都已经无视他们好多年了。”

“大概这个能促进爱情?”他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青年松开苹果认真地想了想:“如果抛开制/裁的烦人,说新鲜感的话,的确是的。我们的媒体经常那么说。”

“苦中作乐?”王耀咯咯笑起来,引得伊万习惯性亲了一口。他显露出些许可爱的潮红:“哎呀,不过这样来看你也不算多苦哈?”他停止了笑声,擦掉渗出来的眼泪。“我常常想要是我们就这样一辈子有多好,可你也说了如果没有那些外部条件,所以说起来还是有点残酷,只是有点。这个我们生来就该明白。”

“嗯哼,苹果很甜。”布拉金斯基咂咂嘴丢出一个并不完美的抛物线,落在茶几前的瓷砖上。“噢,抱歉。”

他起身乖乖重新把核丢进垃圾桶,靠在落地窗边看着注视着他的王耀,突然没头没脑地笑起来。

“就这样过吧!没什么不好。”

他重重坐回沙发上,捧起爱人的脸。“我们一起。我并不觉得从你这儿运苹果到我家有多远,事实证明,我们的心靠得是如此近。”

“…最后那句谁教你的。”

“我家…的报纸。”

王耀又一次笑出声来,这次反倒他自己朝着伊万的额头迎了上去。“其实我也没觉得有多远,真的。我…愿意尽我的能力。”

“那我能提一个要求吗,亲爱的?”

“怎么啦?”

伊万紧紧抱住自己的心上人:“我还想吃一只像你一样的苹果可以吗?”                                                                               

评论
热度 ( 4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