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开始在九月

/露中米英

金融管理系和医学诸大分系分别在南楼和北楼,但它们确实是同一栋建筑,层层都有直行梯横贯连接,并且共享一楼。

你说这有什么要紧?难道这没有为诸系学子提供交流学习的机会嘛?

“你在想…”亚瑟望着对面的教室,“他吗。”

“…你不也是。”王耀露出一个求而不得的笑容,“别单说我,放假的时候你没少找我讨论阿尔弗雷德啊。”

“要是大二的时候告白了有多好,非要留到大三。我们读医生的还要读到大四,可他们呢?”” 亚瑟偏过头来盯着王耀,一下就泄了气:“那你说呢?找个日子把一切都招了?你哪来的勇气啊。”英国人闭上眼睛,“从那里走过去——对面就是爱情!”

“你真不该读这个系…”王耀摸摸他的头,即使这看起来有些滑稽,“我去找伊万谈谈宿舍水电费分摊的问题,你也跟你家那位舍长讨论一下?其它事别多想,感情这事哪是一时半会能成的呢。”

“等到大四就能成?”亚瑟皱眉,但显然这个举动是错误的。

王耀犹豫起来。“不能成…就毕业那天那啥…呃,我不是那个意思。”

“听你说话真的一点都不费劲。”

“得了吧,你一个傲娇还不是自己卡在那,想想只不过一步两步的事。”王耀真心实意地笑起来,“按说我不是个傲娇,可我确实跟你有一些本质上的相同。哎,我再不走他们就该上课了。”

“别去啦,人不在教室。估计这会儿和阿尔在学生会玩得正欢。”

王耀愣没回过神来。“…咋没叫上你和我呢。”

“哦,弗朗说他们之间关系太紧张影响会内氛围,被拉去给上头教育了一回。”亚瑟摊手,“这我还能管啊。”

他拿看女婿的眼神看着王耀,“你要是真在意他就给他一个回应,全世界都知道他对你是个什么样子,你也明白你们的时间是用年来计算的,况且你又不是什么该死的处女座。”柯克兰缓缓地看向栏杆,“耀,你很幸福。”

说得自己好像就缺爱似的。

王耀开始考虑是不是阿尔皮痒了,出于某种冲动他非常想抽上一顿。

“…嗯。有那么明显吗?”

“布拉金斯基有多拼只有你自己知道。'晚安,我的小耀'。或许这一年要加上我爱你?”

王耀既感叹又头疼地靠在边上,他眼前好大一个气包。“你也…别太生阿尔的气,当初选金融也适合他。”

说到底阿尔的智商和情商真是果断成正比啊。

“要不我帮你们捅破那层窗户纸?”

亚瑟有点想掐死他。

“免了,要是你一不小心捅坏了拿伊万赔啊?”

“赔得有点大。那怎么办——我自己也没捅。”王耀歪头,“你就那么喜欢他?”

亚瑟的脸热起来:“我就是喜欢他。”

“噢,有点意思。”王耀温柔地笑了,“那就现在开始告诉他你的想法呀。”

“你…”

“听你刚才一胡扯我发现我犹豫这么久有点亏欠他,所以…”他自然而然地延长了声音。

“我准备要答应他。“

评论
热度 ( 3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