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Accompany

/露中

莫斯科暴雨。

晚上十点的机场很难熬。候机厅里的餐厅和书店已经早早关门。顶上的灯太亮,想睡睡不着。于是王耀只好半梦半醒地靠着身边人的肩膀,累得很。

现在是九月七日,再过两个小时就变成了八日,可是这个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雨什么时候停。他没想到要改签或者住酒店,他只想在这儿等消息,因为今天过节。作为一个斯拉夫人的恋人,王耀知道伊万绝不会像自己这样对这种东西有着这样的认同度。可回去了谁陪他?答案是没有人。原来有的,慢慢都走了。

王耀睁开眼睛,低迷的视力让所有的东西都糊成一片,难受又绝望。他抓了很久才从衣领上别下眼镜,整个过程显得有那么一些不耐烦和焦躁,就像一只被住尾巴然后恼火得想要逃走的兔子。王耀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做过,或许是一开始知道飞机无限延误的那会儿。

他努力吸了吸被冷气冻坏的鼻子,忽然有些落寞。伊万颇为粗鲁地帮他提了提滑落的大衣,却被王耀不冷不热地叹了口气,眼神老于世故,差点没吓坏自家丈夫。

“醒了。饿吗?”

布拉金斯基将一个劲吸鼻子的小巧的恋人搂得更紧些,可他自己并不比王耀暖多少,甚至要更冷一点。但这样的姿势从心理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满足。

王耀倒是个正中下怀的,扁扁嘴,不情愿地开口:“夹心饼…和橙汁。”

“我不知道你原来这样喜欢甜食,”伊万腾出一只手去拉开背包,“夹心饼没有了…苏打合你胃口?”

“勉强。”

…不要这么嫌弃啊亲爱的。

可王耀没听到伊万的独白,他挣扎着从怀抱里逃出来,咂咂嘴吃完了第一块并不完美的饼干,然后让橙汁慢慢将它带到肚子里去。这个时候的王耀往往带有一种令人着迷的可爱的特质,脸色变得健康和红润起来。布拉金斯基也确实喜欢王耀这副无可挑剔的样子,与之伴随的是令人感动的天真和爱人之间独有的亲昵。

“我想回家了,”王耀倏然停止动作,盯着啃剩一半的饼干,疲倦漫上了他的眼睛,“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伊万咬着像皮筋将王耀的头发束成马尾,“我明白你很难受。但我并不能,你知道的。”

“可我只是想要看看月亮呀…”王耀扣着指甲,声音闷闷的。他握紧伊万的手沉默起来。

“看看我吧,亲爱的。”他笑了,“我可不会跑,况且你总能分辨出谁更好看。而且我就在这里,你还要到哪去呢?”

王耀突然吞吐起来:“我以为你不会跟我说这些…你们一般不太看重这个的不是吗?”

伊万吻了他的脸颊:“或许他们说的也不全对。我对你是个例外。”

东方人乖乖妥协了,把头靠在青年最为炽热的颈部,下面的动脉平稳地跳动着。“是的…我得承认。有些东西的确很珍贵。”

“爱情还是我?”

王耀闭上眼睛笑了:“两者兼有。”

我会一直陪伴你。这该是一种回应。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飞机从机场起飞,等待了六个小时之后的回程突然显得不紧不慢起来。伊万选择了让王耀坐在弦窗边,可是刚滑出跑道没多远他疲倦的恋人直接就睡着了。

“月亮在你的身边,真的。”他拉开遮光板,却始终不忍叫醒躺在座位上安然入睡的恋人,夜晚的光线美好而柔和。

“晚安。我爱你,耀。”

评论
热度 ( 4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