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Your Kiss

/狼米眉兔

从认真地陪伴柯克兰开始,阿尔弗雷德一直觉得他的恋人非常羞涩。毕竟作为一只尚未完全褪去动物特征的折耳兔,面对自己的天敌总是要更紧张些。

小心翼翼的爱情。可阿尔觉得也许对方还未必认同他们已经确立了某种关系和存在真正的感情,这种不确定感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学不会跟亚瑟好好地说话。

是的…有什么理由去肯定一个只剩他一个人告白的夜晚呢?没错,他的话是很感人,可最终得到的还是没头没尾的脸红和沉默而回应仅仅是一声我也是。

现在,乍暖还寒的秋天,他们的进度依旧停留在起点。但无论有没有自己的存在,一向充满生活情调的柯克兰如果要是不去摘蘑菇那简直不像是他了,当然,该有的邀请还是有的。

因此,为了他可爱的恋人,阿尔弗雷德前一天很有气概地拔光了他身边能看到的所有蘑菇。遗憾的是,挎着一篮子红萝卜回家的亚瑟毫不犹豫地嫌弃了他的行为,这让他微微有那么一点伤心。

本质上是个非常在意这些事的人。但看上去很浪漫的一天在早晨的时候就被强迫结局。阿尔弗雷德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潜意识还是别的什么,对着啃面包的亚瑟想也没想就把脸凑过去,如果要不是亚瑟反应迅速拿奶油蛋糕糊了他一脸,他的好事就能成真了…啊不对——这场意外不知道要惹来多少的羞怯和尴尬。可仅仅是早安吻啊。那天早晨的森林里下过雨,泥土沾湿了亚瑟的皮靴,身上缀满菱形的宽松披肩偶尔会被树枝心疼地勾出线来,到底要回过头来看。这个时候的柯克兰能够填满他心里所有的位置,连同那一双淡绿色的,犹如新芽般的眼睛。

无言以对的路途。他和亚瑟之间都有太多心照不宣,这次也一样。但不说话并非是远距离的美,爱是勇敢者的权利,路到尽头你总没法再逃避什么。不过他的爱人倒也没多关心这点瑕疵,在树底下拨开野草找得高高兴兴。他就拎着个篮子在旁边傻站,盯着眼底下一团很可爱的小绒球,噢你得知道,他真不是那种人,除了发呆他什么也没想——可现在他想好了,那又该怎么算?

阿尔沉默了一会,一弯腰说摸就摸,又没敢用力,他怕亚瑟会踹他。

好在并没有。

柔软的、美好的触感,喜欢上这个他得承认自己有点奇怪。然而停下动作的柯克兰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尽量平静地扭过头来看。

你在干什么,嗯?

没等阿尔编完谎亚瑟那头已经顺着动作拎住了他衬衫的领子,就差那么一脚。如果柯克兰控制不住情绪,谁敢下这个包票。

你一定不知道自己这两天的行为有多幼稚。他狠狠瞪回去,两颊变得通红。

阿尔倒落得个委屈的份了,他慢慢攀上爱人攥着的手,一点点把它分开。

这么说你是觉得我们之间做的这些事奇怪么?

他不看亚瑟了,要弄清另一个人的心意究竟要多大的勇气,不知道。只不过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也只有我自己才清楚。

为什么不接受我。

柯克兰沉默地站住了,一口气哽在喉咙没出来。

是他自己适应不了阿尔弗雷德的举动,让他感到失望了。

他竟然一直在害怕这份感情。

你对我感到厌倦了吗,也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抓紧手臂,逐渐难过起来。

可你为什么不知道啊。

他搭上阿尔的肩,腰被顺理成章地扶住,但就在眼前却还在犹豫。

如果这样你能感到稍微舒服一点,那么我无所谓,小心你的尖牙。他说。

可明明是很简单的触碰,引起的热意却瞬间湿了柯克兰的眼眶,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去契合和描绘对方的唇形,但就这么算了明显是不可能的,阿尔加深进入口腔的时候眼泪突然流了下来,交叉扣住的手中有微凉的汗意。

等到松开动作的时候他完全已经有反应了,阿尔抹了把他脸上的泪水,重新吻在自己心爱的人的额头上,带有语无伦次的错愕与由衷的激动。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亲爱的。

这是他的爱人给他的,最为甜蜜的回应。在这个面前,猜疑是最没有结果的举动。你看自己被爱着果然是一种天大的幸运,就像他渐渐明白柯克兰的每一个脸红代表着怎样强烈的感情,并为此感到无限的幸福与满足。

最后回家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午饭因为一对糟糕的情侣落空了,确认毫无办法之后阿尔耸耸肩表示妥协。

事实证明爱情可以当饭吃,亚瑟,而且要好吃得多。

那么,请毫无介蒂地相信,我是这样真挚地爱着你啊。

 @简璘 

傻白甜嘛,很简单的故事。基本中心在于去肯定双方的感情,那么他们对彼此也会更有信心些。然后因为本身对米英的熟悉度后期的磨合和情感处理也是蛮难的,最后还是希望我的爱人喜欢它嘤嘤。虽然拖了快一个月还是生快哟。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