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九曲

/扶甘

二月立春刚过,气候回暖,庭院里的楼阁正是一副正正当当的温凉匀称。他家毕之通晓人情,隐居的地方也尽量顺了扶苏的意,片狭的小山小水,院子里浅浅磊起的楼台有种不露声色的沉静。于是扶苏半醒不醒地躺在藤椅上, 想着想着事情支配起他不太配合的身体有些艰难地数数指头,恍觉今天已是二月十四。

喔。情人节。

自从决定了把这一年的每个日子都要花天酒地啊不是隆隆重重地过一次,不管老板愿意不愿意扶苏也铁定拉着他把这节过了。不过老板向来逆不得自家的大公子,一时之间也由着他了。

情人节是西方节日,多多少少是有些心存芥蒂,往年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还在较着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成双入对。扶苏倒不是不知道七夕节,但是等到细细听完其中缘由又真觉得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永远在一起的典范,只觉得一年一相会格外令人疼惜罢了。

扶苏自个儿想了个半天,轻叹一声,话落到嘴边,兜兜转转心里的那点私心还是让他想跟自家的毕之牵个手表个衷情什么的…想着想着他心里忽然很安静, 甘罗是他的,甘毕之也是他的,但是两千年的时光到如今还有什么你的我的他的,只能一厢情愿地冠着自家,可能人家还不太情愿着呢。年月随便拖拖拖到了现在,你看那点头发留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一剪到底,留着他一个人苦苦诘问自艾自念。

他说过要讲的故事,到今天也没有再讲。

所有怨怅情思到此为止,突然想起还有个他的转世横亘在他们之间,更是哭笑不得只好揉了揉眉心轻轻假唤了一声。

“毕之…”

“…哎,在这。”被叫名字的人抽了抽嘴角,将毛呢大衣盖在扶苏身上,淡淡取笑道:“白吹了一早上风,眼下说是不思进取却也不打紧,可伤了身体怎么好。”

当事人神色毫无波澜,扶苏一看不知又神伤了多少,只好尴尬地顺了老板的动作。眼睛里那点心思变化却不知不觉被人察觉。

“说吧…殿下今天想干些什么…”老板在他身旁寻了张石椅,拢起双手略显无奈地看着扶苏的眼睛。

“今天…”我们看个电影吃个饭牵个手吧我有点话想跟你说…哎呀人家嬴大公子很矜持的人家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呢…。

“…不干什么。”

甘大少挑高了一双秀气的细眉,细想后了然道:“大公子岂不是想过情人节吧…嗯?”

“…”扶苏艰难地侧过了脸,应道:“毕之你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了解我…”

“也好,看看反正也没什么不好。”老板宽心地笑笑,扶苏的样子真是有趣,

“不过这身体刚刚入了魂,还在排斥,你这一出去如果出了事怎么办?”

“…可是我…”扶苏略略停顿了一下,不再说话了,连带着低垂了好看的眉眼,他知道毕之比也他好不了多少,也有该心软的时候。撇了撇嘴,扶苏调笑着道:

“毕之的心倒是九曲玲珑心,聪明透彻,却也不由得我任性了。”

“大公子取笑毕之了。”老板微微一笑,“ 说到如此倒是想起,九曲玲珑心还有一义…”

他突然不说了。

忠臣与被扼杀的储君,有趣却难解的话题,他把谈笑带到了一个难以圆满收场的地方。

这义引于忠臣,道的是纣王亚父比干。就算他不说,扶苏也不会不知道,片刻的思量后心下竟有些惴惴不安。

他该接什么?继续说是忠臣之心然后开始纠缠那些追随与不追随的本心问题?

这么兜兜转转,自己的目的到今日本不单纯,如今对他的大公子也有了犹豫,现在谈起这些问题他也无话可说。收起了笑容,愣愣地无端结束了话语,手不动声色地攥成拳,却很快被对方温和地展开。

“无妨。”扶苏抓紧了自家毕之冰凉的手,嘴角里有猝不及防的凄清也有宽慰:“不过忠臣,我知你有。”

“仅望你我心如玲珑。”

老板微有讶异地抬头,他和扶苏,哪怕是短兵相接互相背离,彼此心思也从未有知错意的,两人倒也算是九曲玲珑。

“…可公子心下所愿是情如九曲?”

回应他的是扶苏赞赏与无奈并存的眼神:“长进了不少,总归是不要忘了我。”

“毕之怎么敢…”未等道明,温热的手指已轻轻掩住他微微起开的唇。

“如此,便不需要解释了。”

扶苏修长的指节一点点摩挲着自家毕之的苍白肌肤,垂下的眼角里蕴含着细腻的温柔。

“是我惭愧了…大公子才当真是玲珑剔透。”老板苦笑着回握住扶苏的手心,感受着另一只手带着灼热的温度描摹着他脸侧的线条,细细擦去他渗出的冷汗,如待珍宝。

“我对你是珍重,无论到生死或私情。本心谈起来无意义,缘是事到如今已无用,故不需计较。”

不想再说是留恋还是放弃也不想再说喜欢与不喜欢,其实在依赖与相知的程度上,他们与任何一对情人相比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甚于情人。

幸得休戚与共。

也许,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珍宝了。

“不能走得太远的话,我们去附近走走好吗。”

老板的神思还没从刚才的那一番话转过来,轻而快的吻就落在了他的唇角,再看已是对方笑吟吟的神色。

“情人节快乐。”

“…嗯…情人节快乐。”

愿以我心似你心。


大家虐狗节快乐_(:з」∠)_

大公子好苏 我爱他一辈子_(:з」∠)_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