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永夜月同孤

/扶甘
/扶苏单人向

嬴大公子跪在储物的柜子前,脑中的记忆有些嘈杂,就算脸上有恃无恐怎样漠视都好,到底是心乱如麻。
嗯…泡面。
扶苏捧着纸杯发了会呆,起身按下烧水的两头按钮然后一头栽进客厅的单人沙发里。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就算了,之前二十余年学的东西全部作废,加上无人陪伴,孑然一身,这世上根本没人真正认识他,他们认识的只是这句身体事实上哪还有什么自己…扶苏抱着抱枕闭上眼睛淡淡地叹了口气,轻得听不见的那种。
几个世纪哪里够算,你看工业革命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呼啸而过,哪里有什么适应不适应新鲜不新鲜。
很难受。真的很难受,从喉咙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始终无法下咽,如鲠在喉。
他多想说我不走了我想留在你这里但是他不能,那张脸那具身体你凭什么你还有什么资格陪伴着他,做了这样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不堪吗。
他不是没有想过他给他的选择,但如果仅仅一缕孤魂而相随那他宁愿长眠,碰不到摸不着不能见人那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可惜现在都,无所谓了。
撕开覆膜冲进热水,顺手放在笔记本的一边,眼前显示屏轻微闪烁。客厅留剩一盏橘黄色的灯,想起往日的高泉宫灯火通明,两人也时常策论到夜尽天明。今夜的星稀月却不曾朗,客厅光线暗沉,却已无人可伴他共眠长夜,想到这里扶苏觉得自己太念旧,于是抛开心思撑着脸颊点开电视剧左看右看,中间零星几句提到他公子扶苏。看了一阵子扶苏自个儿盯着那张陌生的脸庞没头没脑地笑了,然后过了很久眼睛里却渐渐模糊一片,用手一摸手心湿濡,原来是不经意间伤心了。
到了今天竟也成了编撰。
可怜今夜永夜,仅剩有月同孤。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