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Anywhere

先生生日前一周入的文野,借渊总卡酥的双黑本吧唧点东西。

入坑文野是在撸否上…我记得第一眼应该是宰的脸,然后是卡酥太太的中也。

哇这人怎么这么好看…至于后面那个叫中原中也的…谁啊?

…我自己打脸好吧。

后来补动画…大概那个时候是第四话左右?卧槽第一话脚滑差点变宰担…你们看他发动人间失格的时候不觉得好看吗????他不美吗????

我…天生对卷毛…是有好感的..。

哎而且真的越听宰的声音越喜欢啊…我还说cv谁啊一看cast表…挖槽…然后我就开始厨mamo了()

顺便mamo真好啊!!!好喜欢他这人呜呜呜呜…而且他和中也的cv滚爷也真是()

可能也是因为这样虽然现在疼着中也护着中也对宰又是半个宰担,我还挺喜欢宰的…虽然站在中也的角度那四年肯定是无法释怀的,但是不得不说美攻真是世界的财富啊啊啊!!!

中也那是不必说的,刚入的时候安利小伙伴,人大中午地给我看了文野百度百科。

我操。

一米六啊。

六十千克啊。

中原中也你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嫁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中午我就没睡着。

这个人,越看越美,越看越喜欢。虽然看起来这么的强势,人却是温柔得不得了。不仅仅是立场和态度都坚定有力,身为男性的礼貌与温和也是处处张弛有度。

对待感情意外地纯情,很认真。有时候看起来他并没有去在意,却确实又把每一件事都记得很清。

因此自己会不自觉地去心疼他,不过他的性子一定又会说心疼就不必了啊。

哎呀…怎么就把他交给了宰呢…留着组我中多好()

双黑的糖和刀,也很清楚。

曾经是旧搭档的履历,污浊的暴走与中也给太宰的信任,最后一个,太宰的离开。

其中又夹杂着诸如爱啊背叛啊的这类怕是要纠缠不休的问题,从眼底溢出的满满都是任性、不包容,以及肆意妄为。

涉及这方面印象很深的是屁菇太太的三十而盲和橙、渊总的somebody,都是些让人忍不住兀自挖心难受的情节。

相识十余年,要如何再用接下来的日子花上相同的时间再遇见另一个人?

怎么可能。

思考新旧双黑那会儿感情真是微妙得不得了,这个我会写。真好像少年时期的他们又再重蹈覆辙来了一次似的。

我想我真是偏爱中也的,护着他,偏袒他,说揍宰就揍宰。要不是那四年坦坦荡荡犹如软红十丈,好像那之前和之后的日子说没了就没了,怎么会想揍宰。

太宰治,你他妈真是个混蛋。

…真的也想学着中也这样说上一遍。

可是中原中也…爱他啊…。

哎…那就算了…。

最后提一下织田作。

提起他我脑内挺复杂…对于太宰这个一生唯一的挚友,最终还玩了一票海德利希的戏码,硬生生把太宰推出了港黑。

从那以后双黑就得复活着来用了。

温成的男人和对太宰恶语相对的中原中也,两相对比,这件事其实很好理解。太宰和中也都是有独立立场的人,哪有什么约定俗成的捆绑。

估计问中也会不会阻止太宰离开港黑啊他只会回一句他要滚关我屁事。

不会给予惋惜。

也从不可怜自己。

不过。

污浊和人间失格这俩异能,真是像不知谁瞎了眼的,想着中原中也啊给了你污浊真是大大的便宜你了,接着大手一挥给他绑定了一个专门克他的太宰治。

或许是护着他吧?

阿椋曾经说过我的太中恋爱脑太甜,那是…当然的。

怎么会舍得。

太过漫长,他们之间的十年刨去谩骂与讥讽,再除去杳无音讯的这些日子,要说他们有情有爱,又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中也是个暴娇,太宰没什么好说的,看不清这个人。他们之间很少有坦诚的时候,不是朋友,称不上恋人,搭档也没了,你往那头我往这头也只有上头吩咐下来才会碰个面。

可是有个词说的好啊,孽缘啊。

因为熟知,因为漫长,因为厌恶,所以无可取代。

无处可逃。

话到这里,中考前一个月入的文野…真是找死…以后会接着努力的…!!

扶我上车…!!!

评论
热度 ( 7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