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等待者

/超短新年贺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王耀站在路边等人。

天气乍寒的北方,路口的指示灯孤独地跳了无数回到达最终的起点,可是他爱的人又会不会记得,他可拿不准。

王耀的眼睛是美的,有种恰如其分的鲜明。它从第一刻开始沉默地望着路面,安静得像一片裹挟着暮夜的湖。收回目光,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踌躇,本应该打开通讯录的,可恍惚中它却已经背光。

自己在等待什么期望什么,王耀至始至终没能给这个问题一个答案,但现实总是最好的说明。

学生时代的两年高中,结果顺水推舟地交附了人生。像他自己说的,这本是一个毫无预料的剧情,不是正篇不是番外,偶然触发结局却是最美好。

想到这里王耀忽然笑了,可又那么想流泪。二零一三年的冬天被他挥霍在遥远的漠河镇,从居住的地方抬眼就是白桦林。这时候布拉金斯基说耀你看我们已经走到那里啦,你以前一定是一棵漂亮圆滑的桦树,高挑得像我想的那样。

这可算是情话——但你又在哪呢。

王耀双手揣回口袋,不禁笑了起来,却因为太冷变成了短暂的咳嗽。东方人缓慢地闭上双眼,吸进的空气寒冷而干燥。他清楚约定的时间已经来临,试着远远地回头望,本以为有惊喜却一无所获。

是的他早该知道是这个结果。但他将静静等待下去,因为他们之间无论如何都没有绝望可言。

等待的时间就会很快过去,王耀终将听见厚底靴子在雪上摩挲的声音,然后将肩膀调转方向去迎接高大的斯拉夫人。而布拉金斯基将在那一刻从背后兴奋地亲吻他温热的后颈,像过去的许多次一样。

“亲爱的,新年快乐。”

他能预想到这样等待过后得到的未来。

评论
热度 ( 3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