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I Do

/涉英+友情向敬英
*职场paro

莲巳坐在天祥院对面用钢笔的尾端敲了敲桌面,好不容易心平气和地开口,又被对面满面灿烂笑容的英智一个纸飞机砸中额头,顿时拍案怒吼天祥院英智你有完没完啦还干不干活了?

说是生气,其实倒也没有多大声儿,他从小就跟在英智背后看着他护着他,念书里是这样,进行偶像活动的时候是这样,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什么时候都怕他摔了怕他碰了。万一英智真躺到病床上去了,他又得难过好一阵。何况对方眉眼精致,正正是个再漂亮不过的青年,唇边一点温柔笑意无论是温是凉都叫人着迷得不得了,怎么让人对他生得起气来。虽然英智久病抱恙,身材却匀称高挑,是那种很讨人喜欢的类型。想到这里他皱皱眉,英智这么二十好几了也没见他喜欢什么女孩子,喜欢他的姑娘倒是要遍布到对家公司去了。不过比起这个他更担心天祥院财阀这么家大业大的,到英智这发展起来得冒不少险。不是说他不相信英智的实力,这家伙手段严厉,却喜欢时不时做些让他难为的事情。

说完那句之后莲巳咻地一声把英智手里正欲折成纸飞机的纸张抽走,拿到跟前一看正是财务刚刚递过来的报表。敬人与英智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对方笑得依旧非常开心。

“哎呀。”英智笑眯眯地望着莲巳,声音里也带着点调笑的意味:“敬人生气啦。”

“如果你是指那张报表的话,没关系哟,我已经看过了。没什么问题。”

敬人沉默了一会重新坐下来,心里感情是真复杂,他也找不到什么话好回应,难道又要抱怨一句无可救药?他们早就不是学校里的高中生了。于是他长呼了一口气,把日程表往前推了推开口:“算了。下午五点有会议,你没什么事的话……”

话说到一半英智就撇了撇嘴把身体往前倾,撑着把脸放在手背上,不知道第几次打断了他的叙述:“不——行。”

“……为什么?”

英智眯了眯眼,丝毫不在意敬人精彩的表情,给出的回答依旧很简单:“我有约会喔。”

其实莲巳这个时候很想问一句和谁,这不就刚好回到一开始他思考的那个问题了吗?可是英智究竟要干什么他倒也无权干涉,于是这句和谁硬生生就被他压在喉咙里。

“会议交给桃李去开吧。”英智思索了一下:“叫弓弦跟着他,我怕出什么乱子。有突发事情就马上告诉我好了,我就跟涉在一起。”

说完他看了看表,给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莲巳最后一击:“说起来涉应该快到了吧。”

这样啊。敬人愣愣地想着,英智跟日日树涉在一起啊。日日树涉是公司的总监,这样好像是挺方便的啊。

等等?

说着对方这就收拾起文件来了,敬人还没反应过来:“你说你跟涉在一起?”

英智挑了挑眉:“有什么问题?”

完了。莲巳的脑袋这才真正是被鱼竿甩了个正着,这么看他之前想的英智没喜欢上哪个女孩子完全就是想错了方向。好他个日日树涉,从初识的时候他就开始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却从来没真正弄懂过,现在终于是应验了啊?

其实冒出这想法的时候敬人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迟钝,他不过是曾经看到过他们之间的拥抱、接触,打断过几个眼神,除此之外根本还不止这些,他们在一起有什么可令人惊讶的呢?莲巳想,他早该知道的啊。

敬人犹豫了一会儿问:“你真喜欢他?”

天祥院觉得这个问题好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要怎么回答?他该说他真喜欢日日树涉,放心放心他也真喜欢我。然后没等他开口说话,玫瑰花突然就这么铺天盖地地撒进来了,英智的办公室算是非常宽敞,此刻地板上却洒满了一层薄薄的鲜红花瓣。

敬人僵硬地回头,日日树关上门朝他们的方向眨了眨眼,满脸都是“惊喜莫名”。

“我的陛下,到时间了……哦呀?为什么右手君会在这里呢?”日日树今天穿了一身绀色的条纹西装,安安分分地打着领带。长发整齐地束起来,行走的双腿笔直匀称,涉和英智一样,都是美到深处便不可方物的人。此时这个美人却挽着莲巳的左手,单膝下跪感情激烈地大喊:“难道说右手君也想跟日日树涉经历一次美妙的约会吗?”

“涉啊。”英智忍住了笑意:“放过敬人吧。”

日日树涉耸了耸肩,松开了莲巳的手,不知是真是假地摇头表示遗憾,唇边却还勾着笑。莲巳更觉得他做不出什么表情了,英智收拾好东西经过他身边实在看不下那张茫然无措的脸,明明生得清秀却又总是在耿耿于怀些什么呢?他只好安慰般地拍了拍莲巳的肩膀:“等会有人会来打扫,不用担心。我不在公司里也没关系的。”

可他担心的是这个吗?

说完天祥院就跟着日日树走了,他临出门的时候敬人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英智,于是对方就停在那里。日日树正好被英智拉住,于是也似笑非笑地看他。

“你都想好了?”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听不清楚里面有着怎么样的感情。

“敬人指什么?”

英智笑得明媚,敬人听他的反问心里明白了半分。他静静地望着英智,那个人的眼里尽是义无反顾的光彩。

“是啊,我都愿意。”

他这样说道。

评论
热度 ( 36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