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
我与时光挣持
它折断你
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星稀

/太中双黑

中原中也洗了一身血腥味,披着件浴袍出了浴室,一眼望见太宰从玄关后面没心没肺又笑眼盈盈地进来,尾指晃动着一串钥匙。对方顺其自然地换鞋脱风衣,回头甜腻地叫了声中也。

中原望着太宰在心底里骂自己,原来你是这样的中原中也,你这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啊?不行,中原中也你迟早要完。

还没批判完自己呢,对方就伸长手臂缠了上来,中原中也反手就是一个肘击,太宰治哇的干呕了一声,一只手可还揽在中原的腰间。

中原中也说你他妈给我放开,背后又觉着太宰治的呼吸像吹风机似的,吹得他脖颈冷飕飕地凉了又倏忽地热了。对方装模作样喘了口气,擦了擦嘴沮丧地说:“中也,我们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打架?”语气里真是个坦坦荡荡地无辜,那脸却也是真好看。

中原中也咽了口唾沫,面上还皱着眉头,瞪着太宰治说老子刚下任务你他妈就搂搂抱抱地想做什么?

太宰治啥也没解释只是模糊地嗯哼一声,把脸贴到中原的脖颈间绵长地亲了亲,顺带捉住那只乱动的手。他的气味钻进中原中也的鼻子里,痒痒的勾人渴望的。

中原中也只好在心里叹口气,一面嘴硬道:“还来?我看你是想死啊?”

没想到刚说完这句太宰就抬头望他,眼神静静的,看的中原中也说不出话来。可他只望了一会就低下头亲他肩胛了,一会之后只是闷声回应:“那也……好哇。”

中原中也听了呆愣一阵,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不屑还是装出来的不屑,他没来由地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太宰抬头莞尔:“伤心啦?”

我在你坟头蹦迪,你在我心里挖洞,这么才算你来我往的,大家不要辜负了才好。

中原中也一时语塞,没头没尾啧了声,别过脸嫌弃地把人推远了点。太宰一个人站着瞥瞥嘴正讨个没趣,只好自己解开外套进了浴室。

太宰治出浴室的时候中原中也还蹲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敲敲打打。窗外是深深夜色,人家都说个是月明星稀,到他们这儿别说星星了,连月亮也是看不见的。太宰叫了几声中也,中原累得没法也被他烦得没法,只好拖着身子把笔记本电脑扯到床上。但是森鸥外给他发的任务报告书他一个字还都没填上,眼皮就开始沉沉地往下掉。

太宰看了他半天说算了我帮你填上吧,中原中也发了一会呆又看了一会身边的人,终于扔掉了自己的原则把笔记本电脑扔给太宰治自己倒头睡了,睡下去前喉咙里咕噜了几声大意是叫太宰别乱写。那一边的手一伸一抱,太宰治揉揉中原中也的发顶,腰侧温温软软的。他俯身下去亲了亲对方的额头,那里正是他心里最甜的一块。


2017.4.29

把以前的搬过来……虽然已经爬出去了但是还是觉得他们很好……唉…………

评论
热度 ( 23 )

© 光々 | Powered by LOFTER